醫護人員是否一定要醫治武漢肺炎的外地病人?

-A +A

醫治病人乃醫護人員的天職,所以無論任何情況他們都要救人,不論這人是香港人、大陸人,或是外國人,更不論病人是否患了高危的傳染病。

以上說法無疑高尚,但它是否倫理的要求呢?從一般常理來看,好像倫理並無要求某個職業的人,不理自身安危,無論如何一定要履行職務。譬如有多個悍匪手持衝鋒槍,準備打劫銀行,剛好有兩個警員經過,他們是否要立即阻止他們?抑或等待較有利的時機才採取行動?香港警察不是在721事件中用類似的理由,不去救被黑社會毒打的市民嗎?另一個真實個案是,澳洲東南部發生大火,如果消防員進入災場救火,要冒極大的生命危險,所以消防局長宣布,消防員不會去救火。

由此我們可以推斷,倫理沒有要求醫護人員一定要去救人。何種病人要救?何種病人不救?這要由醫護人員作出專業判斷,原則是他們必須評估病人的康復率和醫護人員受感染的機會,然後訂定指引。

武漢肺炎牽涉的問題則更複雜,因不只是天災,更是人禍。這災禍是由失敗的中央政府一手造成的,再由失敗的港共政府在香港複製,在失敗的政策下,香港醫護人員和市民將成為最大的受害者。正所謂「天作孽猶可違,自作孽不可活。」所以香港人必須自救,訂立可行的解救方法,如果政府不理會,便要抗爭到底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香港醫護人員沒有責任醫治大陸人。正如非洲發生大瘟疫,香港醫護沒有必要一定要去非洲救人。香港醫護人員的主要職責是救護香港人,如果某醫院的外國人比率甚高,醫護人員便有充分理由採取工業行動,去更正這種情況。當然,醫護人員不一定要這樣做,他們可以任何人、任何病都救治。這種情操非常高尚,值得嘉許,我們稱之為「超義務」。不過,做超義務的人也要衡量自己家人的福祉。總之,倫理沒有要求我們履行超義務,社會或政府都不應要求我們這樣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