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傘抗暴究竟是「運動」還是「革命」?

-A +A

雨傘抗暴是市民保護學生、抵抗暴力的自發行動,這些人都是要爭取基本法承諾的真普選,而非推翻現政權,故只是「運動」而不是「革命」。

佔中運動抑或雨傘現象都是鼓吹以違法的方式,試圖左右中央政府的決策,雖然沒有使用暴力傷人,結果也是挑戰政府的權威,使政府不能正常運作。無論稱之為「運動」、「革命」或別的名稱,政府都要用嚴厲的手段打擊,以收殺雞儆猴之效。

分析

第一個立場是香港人的普遍認知,第二個是中共的立場。雙方都沒有誤解,只是香港人堅持要有權選特首,而中共則不會放權。香港人準備以公民抗命來爭回選舉權,而中共則會嚴厲打壓,香港人所不知的,是嚴厲到甚麼程度?會否出動解放軍?在中共而言,嚴厲的手段就是震懾的打擊,能夠一次過瓦解大規模的抗爭,清除管治障礙。中共不願打持久戰,這便是梁振英所說香港終有一日出動防暴隊的意思。

綜觀9月28日警方的清場行動,防暴隊肆無忌憚使用催淚彈,又配備可發射橡膠子彈的雷明登散彈槍和可發射實彈的AR15半自動步槍,並曾舉旗示意開槍,就可知防暴隊已受命可以用子彈殺人。中共從64屠城學乖了,非必要時不會在香港使用解放軍殺人民,而是使用少數的香港防暴隊,以國際社會勉強可以接受的暴力,殺傷最多的人民,目的是避過西方的制裁,把經濟損失減至最低。問題是一個經過精心部署的鎮壓行動,為甚麼會突然停止?防暴隊為甚麼沒有使用霹靂手段,震懾香港人?

評論

我沒有內幕消息,但從新聞忖測有三個可能:

(一)有勢力人士從中作梗,使中共答允暫時停止使用暴力,先嘗試勸喻學生和市民離開。

(二)霹靂行動發展與計畫不符,或出現某些未能妥善處理的變數,必須暫停,重新安排。例如佔中估計是10月1日在遮打公園發生的,政府的鎮壓計畫,是先由防暴隊放一輪催淚彈,讓更多的群眾增援,然後把他們驅趕至中環狹窄的街道,再發射橡膠子彈,引起群眾恐慌,互相踐踏,實行以最少的暴力,造成最大的傷亡。防暴隊和警方在人群的臥底可能還有一張死亡名單,看見名單上的人,便以實彈射殺之。可是,佔中提前在金鐘發生,時間、地點皆不在計畫之內,幕後精密的策畫者不願冒險,便叫停行動,重新部署。

(三)中止行動是計畫的一部分,目的是讓佔領者向公眾顯示他們的跋扈,又阻礙交通,影響市民的生活,積蓄民怨,增加警方暴力清場的認可和理據。

哪一個可能性最大?我認為是第三個,有兩個原因支持這個選擇。第一,警方在28、29日只亂放催淚彈而沒有用藤牌警棍驅散群眾,完全不符合防暴守則。為甚麼要這樣做?第二,經過一輪猛烈的攻擊,警察突然全部撤退,街道交由佔領者控制。警方這兩個行動都不符合常理,合理的解釋是:它們是警方整體計畫的一部分,其目的在隨後的政府宣傳攻勢顯明,是為了讓佔領者製造民怨,為其後真正的震懾鎮壓製造民意基礎。

但無論是哪一個,佔領者如果不及時撤走,暴力清場總會發生,並且可能很快,就在本週末,10月10、11或12日。

梁振英最近在澳洲爆出的醜聞,不少人都看出這是中共高層的手段。有人認為這是中央政府要梁下台的先兆,所以要加強佔領行動。另一個可能是中央要梁為將要發生的震懾鎮壓負全責,梁卻想把責任推給警務處長,中央便以醜聞要脅。

佔領組織者當務之急是思考清楚:留守有甚麼用?警方用震懾鎮壓時,應怎樣疏散?

如果佔領組織者真的不怕中共的霹靂手段,不懼傷亡,佔領到底,你們的犧牲也不會白費,總會使中共暴政早點滅亡,你們也算是求仁得仁。不過,組織者有責任向佔領者和聲援你們的人說明清場的可能性和後果。不要心存僥幸,以為開槍前可以逃脫。第一次的勝利只是誘餌,你們會像野獸一樣被趕到殺戮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