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0萬人選特首總比1200人選特首的制度好?

-A +A

一人一票選特首,從民主的角度看,總比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選特首好。這是不辯自明的。

可是,「8.31框架」下的2017行政長官選舉方案,只給予選民選舉權,卻剝奪了他們的提名權。當選的特首仍是中央政府所欽點的人,此時卻擁有市民的認可。這種情況對香港市民更為不利,因為這樣的特首受獨裁、極權的中央政府操控,卻可用市民的名義來打壓一切反對的聲音和推行暴政。

一個獨裁的中央政府要在香港推行一人一票的行政長官選舉,而香港的民主派中堅分子卻堅決拒絕接受這個選舉方案,為甚麼?

分析

「8.31方案」並非一個單純的選舉程式,它集合了獨裁、寡頭,和民主的型式和內涵,是一種混合程式,所以不能聚焦某個部分來決定它的特質,而要從整體效果來判定它的本質。

亞里士多德指出政治體制有三種主要的分類:獨裁、寡頭、民主。獨裁者是一個至高無上的統治者,他按著一己的意願,為了自己的利益管治整個國家,他所依靠的是軍隊。寡頭政制是少數管治多數,統治者擁有國家的財富,他們治國的方針是增加自己的財富。民主則是所有人民一同治理國家,實則是由國家某類大多數人控制一切。窮人通常是國家的大多數,他們沒有土地,要為富人當僕役,或是技術工人,或是小農戶。當權力落入不同種類的控制者手上,他們便會設立不同的政治制度來管理社會。

十八世紀之後,民主運動興起,世界因而發生了極大的變化,不過,卻幾乎沒有產生一個純粹的民主政體,大多數所謂民主國家都是上述其中二種或三種原型的混合體。一個混合了民主制度的體制,不一定比獨裁或寡頭政制對人民有利,反而可能對人民更為有害。除了政制,我們還要從管治權和社會資源來分析,才能綜合判定一個政體的本質。

以英國的君主立憲為例,它結合了三種制度,是一個既穩定又為現代英國人民所接受的政治體制。英國保留了獨裁的君主制,但憲法規定君王要把權力下放給政府,因此他只是國家的象徵領袖,其實質功能是作為道德的典範。國家的管治權主要落入資本家手中--他們是現代財富的擁有者,大部分從政者都是他們的政治代理人。人民擁有選舉權,理應可以選出充分代表自己權益的政府,但現實卻差強人意,不過無論如何,他們仍享有自由、人權保障、公平待遇和各種社會福利。英國聲稱自己是君主立憲的民主國家,實質是一種寡頭政制,在這個制度下,資本家不能單看自己的利益,還要平衡王室和人民的要求。

二十世紀初德意志的威瑪共和國是個民主憲制國家,人民的權利和自由都得到法律保障。然而一日之間,共和國變成了恐怖的納粹德國。整個過程相當簡單,國會在希特拉和納粹暴徒的威嚇下通過了一條法案,容許總理希特拉在四年任期內,無須經過國會同意就可頒布法令,使他成為人民認可的獨裁者。希特拉成為獨裁者後,並沒有剷除國會,而是要利用議員不斷延續這個法案。一個有民主選舉的獨裁制度無法減輕希特拉的獨裁,相反,希特拉挾民意而更獨裁,因為他可以聲稱他的獨裁是合理和合法的。希特拉非但沒有因為人民授權他獨裁而恩待德國人,反而推行法西斯經濟政策,縱容他的同黨掠奪一切社會資源。希特拉又加強控制人民,把他們當作自己權力膨脹的工具,將他們拖進二次大戰和屠殺猶太人的深淵中。

2017行政長官選舉方案,不錯是有選舉而又可讓市民參與部分選舉,但它絕對不是一個民主的選舉制度,因為控制權不在人民手中,甚至連人民的意願也無法在選舉中反映。這個制度要求行政長官參選人須由一個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和遴選,再交由市民投票選出。首先,行政長官的提名門檻超高,他需要獲得最少120名委員提名(即是10%),才可成為參選人。試問有哪個民主選舉制度要求10%選民提名才可以成為參選人?再者,這個「提名」委員會其實名不副實,因為它不單可以提名,更可以篩選行政長官。這些人擁有特權,可以先選出數名行政長官候選人,然後才輪到市民從其中選出一個行政長官。一般市民只能同意提名委員會的決定,除此之外別無選擇。

這樣的選舉制度真是不倫不類,行政長官參選人要得到過半數提名委員的選票才能成為候選人,而候選人則無須得到過半數的選民選票,只要得票最高者便可當選。可見提名委員會的選舉比市民的選舉來得更嚴格,更受重視,誰是真正選出行政長官的人,由此可見一斑。

提名委員會只要有過半數人(即601人)組成一個集團,便可以控制誰可以參選、多少人可以參選。這個行政長官選舉制有三方人物:獨裁者行政長官、提名委員會、群眾選民。群眾選民對獨裁者行政長官的產生沒有真正的影響力,他們只扮演附和者的角色,故此這個制度只可稱為「一定要得到群眾附和的獨裁寡頭混合制」。在這種制度下,權力會集中在行政長官一人身上,社會資源則落入某些提名委員或他們所代表的集團手中。香港市民會得到甚麼呢?

評論

香港市民得到的並非民主普選權,普選權必須是人人均等的,而民主則是主權在人民手中。2017行政長官選舉方案的選舉權並不均等,提名委員會成員有先一輪的選舉權。兼且主權亦只在委員會手中,市民要在委員會甄選出來的二至三人中挑出一人。表面看,市民好像也有一定的權利,但事實是,這二至三人可以完全由601名委員操控,他們不在乎哪人當選。更可悲的是,只要有群眾投票,無論人數是多是少,某人便會成為特首,就算大多數市民反對他,也無法阻止,卻要被迫以「人民」的名義為所反對的人背書。一些不明白這個詭異選舉騙局的人,或者會因參與選舉而產生歸屬感。但無論香港成功與否、繁榮與否,由於市民沒有民主普選權,他們只會受到更大的剝削。2017行政長官選舉方案所給予的「群眾附和權」,能給香港市民兌現些甚麼東西呢?選舉時一連串令人煩厭的謊言、經濟興旺時的幾粒糖……

上述理性的分析,會被某些人說成是不信任特區政府、不信任中央政府。他們認為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都是真心為人民謀福祉的,但可笑的是,他們卻在中國找不到例子,要提出所謂的新加坡模式——獨裁者李光耀為新加坡人民締造繁榮、幸福,我們只要認同和服從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的獨裁統治,便會得到繁榮。李光耀被稱為仁慈的獨裁者,若是這方面,香港實在不必跟新加坡學習,反而新加坡要跟香港學習才是,因為香港歷任總督在這方面比李光耀做得更成功,他們不但為香港帶來繁榮、建設,更給香港人自由和公平。看來,他們只是要學習李光耀的合法獨裁,而不是他的仁慈獨裁,他們連香港人素來享有的自由也要奪去。

叫香港人信任中央政府的人,是否知道在共產黨的字典裏,「仁慈」是一個沒有實質意義的抽象名詞?「仁慈」是人民的鴉片,「仁慈」只會阻礙鬥爭、阻礙社會向前發展。經過文化大革命的洗劫後,大部分中國人已不能仁,我們可以奢望歷經政治鬥爭而站上高位的國家領導人能仁嗎?「仁」是一種道德力量,要長時間培養,才能長成,不是說有便有。一個連食物安全也不費力保證的政權,能仁嗎?一個迫害上訪受害人的政權,能仁嗎?一個箝制基督教和拆教堂十字架的政權,能仁嗎?

西洋諺語有云:「人民的聲音近似上帝的聲音」(vox populi, vox Dei)。自古以來,獨裁政權的存在都要依靠強大的武力,因為它對大部分人都沒有好處,武力稍為薄弱一點便會給對手殲滅或被人民推翻。為了維持獨裁統治,便要借助上帝之名來取得合法性,君權神授便是其中一個說法。前現代中國的獨裁者既是王帝又是天子,所以不會產生政治脅持宗教的情況。但在西方的國度,上帝在地上卻有他的代表,為了鞏固絕對權力,王帝經常會控制和干預教會。現今在政教分離或無神論的國家,上帝的聲音已從社會政治中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人民的聲音。民主國家的政府要人民的聲音支持,獨裁政權則要群眾的聲音附和。中國共產黨領導人已決定走獨裁道路,他們要群眾的聲音來營造虛假的合法性,2017行政長官選舉方案便是他們的試點。不要以為當當群眾的聲音沒甚麼大不了,獨裁者為了讓群眾只發出附和的聲音,會加強監控和打壓,會極速河蟹和維穩。群眾不會從國家得到福利,只有人民才可以得到福利,群眾只會遭受控制和懲罰。

群眾附和權對香港市民有害而無益,讓那1200名委員和他們的集團承受由選舉而來的中共監控和打壓,對市民較為公平。那些勸香港人袋住先的人--無論是政客或是學者,不是無知的蠢材,便是奸惡的騙徒。